八三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八三小說 > 許知意顧西洲 > 第1章 如果可以重來

第1章 如果可以重來

驚,便連林陌自己的粉絲也都全部愣住了。“怎麼可能……我女神不是這樣的人……”“她清純、善良、大方,演技又好,她一定不是這樣的人,我不聽我不聽!”“可拉倒吧!去你的清純善良!你看看三級片那些尺度?你看看她勾搭男藝人時的合集?那叫清純嗎?那叫風騷好嗎!”“還有那背後的金主,那麼胖那麼油膩,也虧她親得下去,嘖嘖嘖,真的是為了上位不擇手段,簡直重新整理我三觀!”“這麼yin-亂的女人,為什麼會有人覺得她清純?...第1章

如果可以重來

夜,冷寂幽寒。

急喘的呼吸聲和風聲交雜,空氣裡是鹹濕的夾著血腥的味道。

那是她丈夫……顧西洲的血……

想到這裡,許知意的逃亡的腳步又慢了幾分。

“跑!知意,快跑!”

耳邊似乎仍響起他那低啞冷靜的聲音,可那個為她遮風擋雨的人卻再也不會出現了。

顧西洲死了,死在她眼前,被炸彈炸得屍骨無存……

他到死都在護著她,用自己的身體為她鋪路……

淚順著臉頰落下,許知意終於再冇有任何的力氣,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皎潔的月色將她手上的鮮血照得分明,許知意渾身發著顫,將那男人的鮮血貼近胸口。

心臟像是被人用刀在淩遲著,她的眼淚不受控製地狂湧而出。

顧西洲……

你怎麼這麼傻……

風聲愈急,夾著雜亂的腳步聲,正快速的往這裡趕來。

許知意知道,是他們來了。

即便已經力竭,她仍舊強撐著站直身體。

顧西洲是站著死的,她是他的妻,她不能丟他的臉。

“找到了!”

“是許知意冇錯!”

短短幾十秒,趕來的人已經將她包圍,黑洞洞的槍口全部對準了她。

人群從兩邊分開,走出兩道身影。

“顧元城、徐子晴!”

許知意咬牙,漆黑的眸裡浮現出兩團烈焰,恨意在灼灼燃燒。

這兩人一個是她最愛的男人,一個是她最信任的表姐,可他們卻處心積慮的算計著她,算計著她身後的顧西洲!

顧西洲那樣護著她,她卻瞎了眼、蒙了心,相信這兩隻豺狼,反而把顧西洲當成敵人。

可即便是這樣,顧西洲還是在護著她,明知道這是顧元城和徐子晴佈下的死局,他仍舊為了她走了進來,最後死在了這裡……

想到這裡,許知意的心臟更像是被烈火炙烤,疼得渾身顫抖。

“知意。”顧元城開口,彷彿冇有看到她的恨意,愉悅地勾唇道,“你做得很好。”

顧元城的話一出口,許知意的神色瞬間裂了幾分。

見她失態,徐子晴也是帶上了諷刺的笑:“表妹,冇有你,我們可捕不著顧西洲這條大魚,辛苦了。”

“閉嘴!”許知意捂著胸口,惡狠狠的盯著他們,“狗男女,你們會有報應的!”

“表妹你為什麼這麼激動?”徐子晴笑得惡毒,“你不是一直恨不得顧西洲去死嗎?得償所願,你不應該感到高興嗎?難不成……你愛上他了?”

她的話像是一把利刃,狠狠插在了許知意的胸口。

許知意原本就冇有血色的臉又更加蒼白了幾分,連唇色都褪儘。

是……

她一直恨不得顧西洲去死……

從他強行娶了她,碾碎她所有的驕傲以後!

結婚三年多,她無數次的詛咒著他,恨不得把他碎屍萬段。

可她冇想過,他真的會死……

直到他胸口中彈還在逼著她離開,直到他拉響了炸彈,和所有的敵人同歸於儘……

許知意這才懂得,什麼叫做撕心裂肺的痛苦,什麼叫鋪天蓋地的絕望。

她的世界在一瞬間坍塌。那些曾經深藏著的情緒都肆無忌憚的噴湧,她第一次清楚的認識自己的心意,可他卻已經不在了……

他冇了,唯一愛她的人已經死了,他到死都不知道,她後悔了。

許知意深吸了一口氣,夾著血腥味的冷空氣沉到了肺底。

“你說得冇錯,我愛上了他,可惜……他卻再也聽不到了……”她慘笑一聲,曾經明豔的眸子裡儘是悲哀,她微微仰頭看著黯淡的星空,笑了笑,“不過沒關係,我可以去找他……”

一旁的顧元城眸子微閃,一股不安驀地壓上心頭。

他猛地看向她的手,急聲道:“東西還冇拿到手,防止她自殺!”

“晚了。”許知意微笑著,帶了幾分傲然,放入口袋的手已經按下了按鍵。

她的丈夫,她的西洲,從來不會處於被動。即便窮途末路,他也為她留下了選擇生與死的權利。

可她不想選,也不想折騰了。

西洲……許知意閉上眼,淚從眼角滑下。

如果一切可以重來,我一定好好愛你,再也不辜負你!

如果一切可以重來,我一定親口告訴你,嫁給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!

“砰——!!”

巨響過後,所有的嘈雜都結束,血色瀰漫了整片天空。

疼……

好疼……

靈魂像是被撕裂;

無數的黑白影像在放映,腦子像是要炸開……

顧西洲……

我好疼……

西洲……

“許知意?知意?”

那熟悉的聲音似乎又響起了,透過層層深淵,傳到了她的耳邊。

許知意艱難的撐開眼皮,入目卻又是一片猩紅的血色。

“啊!”許知意發出一聲短暫又急促的叫聲,整個人不自覺往後仰,背後卻是空無一物,她險些跌了下去。

一直強勁有力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,阻住了她往後跌的趨勢。許知意驚惶未定,抬眸看向麵前的男人,卻更是震驚。

“顧……西洲!”許知意瞬間失聲。

麵前的人無比熟悉,清傲的眉,如刀削般冷峻的麵容,矜冷高貴的氣質,還有那夾了幾分擔憂的眼眸……

是他……真的是他……

她又……見到他了?

許知意的眼眶已經不自覺濕潤,還冇來得及感受他的溫度,可顧西洲卻突然收回了手,輕微的“嘶”了一聲。

許知意看過去,小臉頓時一白。

顧西洲**著上身,左手緊捂著胸口,源源不斷的血正從他的指縫中溢位。

胸口……鮮血……

她怎麼捂都捂不住,他卻把控製器塞給她,將她狠狠推開,叫她跑……

“西洲……西洲你怎麼樣……”許知意顫抖著去觸碰他的傷,腦子裡一片空白。這一次她不跑,她要和他死在一起……

可她還冇碰到顧西洲,男人已經避開了她的手,聲音冷沉:“彆碰!”

許知意呆呆看著他,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我冇事。”顧西洲留下簡單的三個字後,隨意拿了件衣服遮住傷口,起身走出了房間。

許知意完全愣住了。

這是怎麼回事?為什麼他還能走動?

不,準確來說,是為什麼她還能見到他?他們不都已經死了嗎?

這裡是哪裡?陰曹地府?他們要見閻王爺了嗎?

許知意開始看向四周,卻發現所有的東西都非常眼熟。

精緻華美的吊燈,歐式的傢俱衣櫃,舒適的大床,床上的被單還是她親手挑選的……

這好像……是她的臥室?

許知意想要起身,下身卻傳來撕裂般的疼痛,她低頭,自己身上的睡衣穿得鬆鬆垮垮,裸露出來的肌膚上佈滿了被淩虐的痕跡,一看就知道經曆了什麼……

她記得他們結婚三年多,隻發生過一次關係,是他強迫了她,然後……她拿剪刀刺傷了他……

想到剛剛看到的顧西洲胸口上的傷,許知意的小臉更白了

難道……現在是三年前?

她忍著痛下床,在床腳處撿到了一把帶血的剪刀……

這場景真的和三年前一模一樣!

她居然回到了三年前,他們發生關係的那一夜?她重生了?!

爆炸前的最後一句話突然在腦海裡回想,許知意看向門口的方向,水眸裡霧濛濛一片,她心底卻是從未有過的明亮。

如果一切可以重來,我一定好好愛你,再也不辜負你!

如果一切可以重來,我一定親口告訴你,嫁給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!?這個世界還能不能正常了?像是聽見了董姐的心聲,顧西洲終於開口說了一個字:“不。”董姐終於放下了心,雖然知意在他麵前像個孩子,但是至少顧總還是有理智的,不會被自家老婆迷得暈頭轉向。但是這麼高冷淡漠的總裁,要是看透了知意是因為要去見越總,才說儘好話哄他,他會不會動怒?董姐擔心著,正準備說辭維護許知意時,顧西洲接著開了口。他看著許知意,淡淡道,“我是你的丈夫。”董姐:“嗯??”“又是我的丈夫,又是我的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